王中军:华谊只拍电影 就有可能崩盘


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图片来源:CFP

停牌两个月之久的华谊兄弟(300027)迎来了一次比五年前上市融资额(12亿元)三倍之多的定向增发(36亿元),腾讯(马化腾)、阿里巴巴(马云)以及平安(马明哲)“三马”联手入股,更是推高并坐实华谊兄弟“电影第一股”的位子。

平安临门一脚前的加塞,定增融资全部用于影视娱乐,与阿里、腾讯合作影片的数量、释放投资额的比例等……单从这些方面来解读,对于一直在宣称“去电影化”转型的华谊来说已显然不够。

据2014年第三季财报,华谊兄弟在2014年前三季度的电影业务收入较上年同期相比大幅减少了74.76%,但公司总体营业利润仍较上年同期增长了13.07%。

EBOT日票房智库的数据显示,华谊前三季度票房在五大电影公司中仅位列第五,光线传媒、乐视影业、博纳影业、万达影视都排在华谊之前。“要承认电影是一个具备风险和业绩不稳定的行业”,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对界面新闻表示,今年他已经对外解释过太多次2014年恰巧是华谊电影的“小年”,冯小刚、徐克、成龙这几个华谊倚重的大导演都没有新片上映。

“你知道它的短处,才能找别的来补它”,华谊首先找到的是游戏。对银汉科技实现并表,以及出售掌趣科技部分股权取得了投资收益,拉动了华谊净利润数据的增长。王中军不认为华谊进军游戏是“不务正业”,虽然银汉和掌趣的骄人业绩让不少人认为是“运气好”,但他更愿意于归结于“缘分”,强调游戏的创业方式跟电影的基因很像,华谊向游戏拓展属顺理成章,其他娱乐公司亦都在效仿华谊。

除游戏之外,华谊如今还在效仿迪士尼大力拓展实景娱乐(主题公园)。今年6月,位于海口的观澜湖华谊冯小刚公社开街。王中军透露,十一黄金周期间,其单日游客数已超越海南传统旅游景点“天涯海角”。在华谊的规划中,通过与大型地产商或金融机构的合作,在中国兴建20个左右的主题公园,投资额高达2000亿元,但是华谊兄弟不会出太多的钱,而是通过知识产权入股。

华谊与迪士尼相比还有多少短板?王中军坦言当下的华谊跟迪士尼这样一个拥有百年历史以上的娱乐王国根本还不能比,短板多得数不过来,但华谊的强项在于根植于中国。他相信中国超越美国成为第一大经济体指日可待,随着中国消费者消费能力的提升和消费习惯的升级,华谊对主题公园的前景充满信心。有研究报告指出中国的主题公园“70%亏损,20%持平,只有10%能小幅盈利”,但王中军认为凭借独特的知识产权和影视布景设计能力,华谊定能成为那10%的赢家。

华谊兄弟已将九个子业务划分成影视娱乐、互联网娱乐、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三大板块,未来将成为驱动成长的新“三驾马车”。在这三个板块中,王中军希望1年-2年后,互联网娱乐板块盈利超过影视娱乐;而5年后,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成为公司最赚钱的板块。“华谊未来会不会超越迪士尼,在我当总经理和CEO的时候肯定没有可能,但下一任有没有可能,我不知道。”王中军说道。

此次华谊定增复牌之前,界面新闻专访了王中军。专访不仅局限于此次定增的细节,更多谈到华谊为什么要“去电影化”,怎样向互联网娱乐和实景娱乐转型,如何对标学习迪士尼等华谊未来的规划等等。以下为采访摘要:

与阿里影业的竞合:我们放在电影的精力不同,我可以读所有的剧本

界面:此次定增融资前停牌长达两个月,会不会考验持股人的耐心,降低对华谊的信任度?

王中军:有没有人抱怨我不知道,用两个月时间完成36亿的定增融资,我觉得已经算很顺利,等待是值得的。

华谊2009年上市时第一期融了不到12亿,已基本正常使用完了。创业板再融资今年开闸后,华谊很快就有了这个意向,因为担心股价波动所以进行了停盘。华谊从上市到2013年的财报,利润大概翻了10倍,我觉着是对得起所有投资人的。

界面:“三马(马云、马化腾、马明哲)”携手参与此次定增是一开始就定好的方案吗?

王中军:原来定增方案就是腾讯和阿里,加我们的券商中信建投。我们接触平安是比较后期了,主要是马明哲(平安集团董事长)跟我讲了这个意愿,认可华谊的价值,所以我又跟腾讯和阿里两家来协调,拿出一部分投资额匀出给平安的。我觉得能够把这样一个战略投资人组合在一起,本身也是非常值得骄傲的事儿。

界面:此次定增的36亿主要用在哪里?

王中军:我们这回所有融资都将用在影视娱乐板块,这个单体的需求资金量越来越大,但是市场也越来越大。具体来讲,包括海外英文电影的投资,但是我不会关注这些细节,主要是电影团队和财务团队去决定具体怎么投放这些钱。

这笔钱对华谊非常重要。当然它没有重要到那个地步。它最重要的是利用这次机会把阿里、腾讯还有平安,继续和华谊绑在一个战车上,继续往前走。

界面:阿里也有自己的影业,马云不担心竞争吗?

王中军:竞争一定会有的,但要看你怎么想。每一个人都有自己进步的机会,一个人也一定要给别人进步的机会。马云比较看好这个行业,在做影业之前也跟我沟通过,讲述了他的想法和战略,未来阿里影业也会是华谊兄弟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

我跟马云是相似的性格,就是说肯定是往大处想,不会去较这个真儿。

界面:那华谊会担心来自阿里影业的竞争吗?

王中军:阿里是一个大的互联网平台公司,娱乐内容只是他的一小块。但娱乐内容对华谊是个超强的主业,甚至可以说是三分之一主业,但影业在阿里那连百分之一可能都不到。

电影对华谊和阿里来讲,战略地位不一样,精力分配肯定也不一样。电影是华谊的根本,华谊就基本是靠知识产权、靠IP赚钱,阿里是靠大数据、平台赚钱的。从主业上看,华谊肯定优势比阿里多。

我们俩放在电影上的精力肯定是不同的,我可以读所有的剧本,我不相信马云可以把所有的剧本都读了。我可以跟导演坐下来,甚至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的讨论,因为我有这个爱好,我觉得马云应该不会这样做,就这么简单。

电影遇“小年”游戏却大赚 除了眼光和运气更多靠“缘分”

界面:华谊电影业务今年遭遇“小年”,但游戏却非常赚钱,有人说华谊作为电影公司去投资游戏是“不务正业”,你怎么看?

王中军:首先这个问题就问的很有问题。什么叫不务正业?企业没有规定我只干这个(电影),对不对?

第一华谊不仅是个电影公司,我从上市第一天就跟我们团队强调,华谊不是影视公司。要只是影视公司,那我就当个艺术家就得了。

第二,华谊也没有不务正业。一个企业为投资者、为社会带来最大效益就是正业。如果苹果一直在做电脑,不会是今天的苹果。如果阿里巴巴只做B2B,也不会是今天的阿里巴巴。

界面:华谊进军手游跟你个人爱好有关吗?

王中军:我到现在都不会玩游戏,一款游戏都不会。我觉得还是因为游戏的创业方式和我们原来的基因很像。它就是一帮人去编一个故事,把它变成一款游戏,完了玩家去玩儿,和电影的这种编剧去写、导演去导、演员去演,我觉得方式非常像。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游戏具备互联网基因。它的客户群是超大的客户群,盈利能力比单一电影的盈利能力强。一个电影,上映一个月算是超长期了,哪怕你卖十个亿票房,也就是一把过。

但是游戏盈利期会很长,像我们现在的一款游戏叫《时空猎人》,月流水在一个亿以上,已经长达快两年了。我从这点学到了这个互联网盈利模式,它和原来传统行业的盈利模式不一样。

在今天这个社会,一个公司如果不去转型学习互联网,肯定会被淘汰。作为一个公司的决策者,我觉得去转型的时候,选对行业非常重要,一定要选一个和你自己原来那种类似的赚钱方式。

界面:手游行业去年开始大爆发,华谊恰在这个节点前后入股了掌趣、收购了银汉,是运气好还是眼光好?

王中军:我不认为我们有前瞻性。我们在2010年开始跟巨人联手第一次进军网游,我忘了那个产品叫什么名字了(万王之王3,界面记者注),也是范冰冰做的代言,虽然产品不成功,但是我觉得我们学到了东西。我还挺感谢史玉柱先生的,他当时已经是游戏业大佬了,还愿意跟华谊来做,而且让华谊当控股股东,这是朋友间的一种信任。

我们投的第二家公司是掌趣科技。掌趣是中国第一家IPO的手游公司,现在也是一个几百亿市值的公司,这加强了我对这个行业的投资的信心。去年华谊并购了银汉科技。上半年银汉的财报出来以后,跟我们的业绩承诺相比已经翻了两倍多。

的确有很多人跟我说“中军,你简直运气太好了”。我觉得这里头有运气色彩。当然还有眼光问题。当然自己说自己眼光好,我觉得有点儿过分哈。

界面:腾讯也投资了银汉,为什么华谊却成为了控股股东?

王中军:这个我很难说了,我没法儿去分析人家为什么没有成为控股股东。当然华谊并购银汉科技的时候,这里头错综复杂的调研、谈判啊我都不去说了。我们签字之前还有电话打进来,还有抬价格的。

我觉得这就像缘分一样,你追一个女孩子,她就喜欢你愿意嫁给你了,不是说你长最帅,那比你帅的人肯定有的是。可能比华谊好的公司也有,但是它(银汉)就愿意跟华谊来对接。

界面:华谊进军网游,腾讯给了很多建议?

王中军:建议肯定是有,但肯定不是主要因素了。还是我说的缘分,就是说你没法儿去说明他为什么成为了你的合作伙伴,就像那么多投资人里,马云为什么成了华谊的投资人一样。

做企业没有很多为什么,你要是都有为什么,这个事儿是做不成的。等你把事儿都想透了,这个事儿早就过去了。我觉得刘泳(银汉科技CEO)也未必想透了,为什么要卖给王中军,我也没有想透为什么要并购他。这东西就是感觉,就是两家要有互动效应。

界面:未来还有其他投资游戏公司的计划吗?

王中军:一定有的。为什么华谊投资掌趣和银汉成功了,也说明华谊品牌价值强。华谊兄弟在娱乐方面还算是最好的品牌之一。在钱上面,我们可能不是出得最多,但我也没有比别人少出多少。

要在中国做20个主题公园 学习迪士尼但不妄言超越

界面:华谊现在要对标学习迪士尼?

王中军:我们肯定是在学习,我们所有的事儿都是学别人的,没有什么创新,创新就是有一些变化。就跟我画画儿一样,我画的画儿里有梵高的影子,有莫迪里阿尼的影子,也有常玉的影子。一个艺术家画画儿,在每幅作品里都会找到他心里喜欢的一位大师的影子,但不能就说是抄袭他。

华谊现在做的所有事儿都会有华纳的影子,有迪士尼的影子,也会有腾讯、阿里的影子。我觉得这是一条综合的发展之路。

界面:与迪士尼一样,你们也推出了主题公园业务。但有一个报告说国内的主题公园“70%亏损,20%持平,只有10%能小幅盈利”,华谊做主题公园怎么保证收益?

王中军:开餐馆的都只有20%赚钱,80%赔钱,商业永远是二八定律,就是20%的人赚钱,80%的人赔钱,拍电影连20%赚钱的都还到不了呢。

我们第一个主题公园(观澜湖华谊冯小刚电影公社),只开了三分之一的街,现在海南旅游第一名,今年十一每天一万两千人,“天涯海角”已经是几十年的品牌也才每天九千多人。

那些主题公园说赔钱,我认为很多是低估了中国的消费者,不是随便弄一个什么帐篷或什么其他东西就是主题公园。主题公园不是谁都可以开的。

华谊兄弟做主题公园最适合,有品牌、有IP,有资本能力,还有我们这多年的积累,华谊是靠华谊兄弟四个字,华谊是个轻资产、靠知识产权赚钱的公司。我们有商标使用权,有干股,还有门票分成收入。

我们有二十个亿的商标使用权啊。如果我们未来真的有20个主题公园的话,就这么算吧,平均每年有五六千万游客,一个游客就平均消费300块,一年就是180亿的门票收入,华谊就抽百分之十的话,一年有18亿,而且这基本就是靠商标使用权带来的净利润。所以你可以想象华谊未来的盈利能力有多强。

界面:主题公园单个动辄投资上百亿规模,资金怎么办?

王中军:华谊基本不投钱,都是出知识产权,跟迪士尼是一样的,迪士尼一个公园几十亿美元,你以为它会掏多少钱吗?

实际这个钱都是大量的投资人出。比如海南这个,就是观澜湖掏的钱,在苏州、深圳也有其他合作伙伴,华谊在里头是不掏大量现金的。未来我们可能有二十个主题公园,单体投资100亿,华谊怎么可能出2000亿?没有可能,但它分在了每一个合作伙伴身上,就可行了。一些大的地产商、金融机构,都可能成为华谊在主题公园上的合作伙伴。

界面:迪士尼的强项在动画,华谊的知识产权怎么跟它比?

王中军:我们跟迪士尼的模式不一样,迪士尼是以儿童、动画为主的,华谊是用人文、另外一种人文文化的电影为主。当然这个东西成功不成功,或者它有多成功,我觉得都要去探索。

界面:华谊现在跟迪士尼还有什么差距?

王中军:迪士尼跟华谊不是一个体量的。它是一个一百多年的公司,积累了大量的IP,华谊从创业到现在才20年,做电影才从1998年到今天,但是你要想我50年后会是什么样。

我们现在跟迪士尼相比,肯定还是差太远。从市值上,迪士尼1300亿美元,华谊才是个只有300亿元的公司,从能力上就差了很多。再者它是一个全球性的公司,华谊兄弟是中国品牌,这都是有质的区别。跟迪士尼相比,华谊的短板就不能说了,太多太多了。

但我们的优势也很多,华谊可以在中国做20个主题公园、旅游小镇,迪士尼在中国不可能,在美国也不可能,美国没有中国这么大的游客基础,而且中国这个消费群体太独特了。

中国未来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实体指日可待,这也是华谊的长板。华谊是一家根植在中国的娱乐公司。华谊未来会不会超迪士尼,在我当总经理和CEO的时候没有可能,但下一任有没有可能,我不知道。


从单一电影到三条腿走路 最希望互联网娱乐能早日反超电影板块


界面:华谊一直在宣称“去电影化”,那影视娱乐、实景娱乐以及互联网娱乐三大板块,未来的份额会有怎样的变化?

王中军:我最期待的是互联网娱乐这个板块,能不能在短时间内把电影超了。

电影这几年一直是我们的第一名,我们现在做了这么多转型,如果这些都比不了原来这个(电影),那就证明不成功。未来再过几年会不会又有一个新的行业,把原来的行业又超越了,这才是有意思的,这个企业也才更安全。

作为一个公司尤其是上市公司来讲,我觉得企业安全是最重要的,就是企业千万不要有崩盘的机会。华谊要是只拍电影,就有可能崩盘。

界面:电影圈有一个有趣的疑问:如果没有张艺谋也许就没有张伟平,但如果没有张伟平还有后来的张艺谋吗?在华谊与冯小刚之间也是这样的吗?

王中军:我觉着没有冯小刚,就没有华谊兄弟的今天,这是一定是成立的。没有冯小刚,首先我对电影就没有那么大兴趣。但是没有我,我觉得照样有冯小刚。至于冯小刚是不是有今天这种如日中天的地位,我不知道。

我觉着这些话都是特别八卦的,那没你爸、没你妈,有你吗?就跟这话似的。

界面:如何突破电影“大小年”?

王中军:我期待,但是我不知道做得到做不到。去年我们最强的导演都有戏,冯小刚有戏,成龙有戏,徐克有戏。今年这三个导演一个人没有,那我有什么办法,那明年又都有,后年是不是他们还有,那我不知道。

但是这些对华谊来说越来越不重要。我觉得首先要承认电影是一个具备风险、业绩不稳定的行业,你得知道它的短处,才能找别的来补它。

界面:对华谊转型成功有信心吗?

王中军:一个企业说转型很容易,但转型成功不是那么容易的。

华谊原来一直是电影、电视加艺人这么一个盈利模式和业务组合,也几乎是中国所有娱乐公司的业务组合。我开句玩笑说,中国所有娱乐公司当时IPO的招股书几乎都是翻版华谊的招股书。

但其实艺人早已经不是一个产业模式了,现在几乎所有娱乐公司都是影视加游戏,已经不再谈电影、电视加艺人了。这句话谁提出来的?还是华谊最先提出来的,华谊最先往游戏方面转型。现在几乎所有娱乐公司都是影视加游戏,好像不是影视加游戏,就不是个娱乐公司了。

其实我们公司做失败的事儿也很多,外界看到的都是我们投了掌趣和银汉,非常成功,我们也有投资失败的东西,但投资失败的东西不能大于你做成功的东西。

今天起码事实证明是我们投资成功的东西要大于我们投资失败的东西。我觉着这就是一个企业前进的基本道路吧。


王中军采访侧记:“玩儿应该算一个人的美德”

“如果靠画画儿能够一年赚两个亿,那我肯定愿意做画家。”


身穿一件帽衫外套,脚蹬一双匡威鞋,鼻梁上架一副黑框眼镜。王中军这身行头,既不像一般商业大佬的西装革履作风,也说不上跟狂放不羁的艺术家装扮类似。

他身边的人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中军总”一向是此般轻装上阵。

“我买这幅画带来这么大的反响,是我没有想到的。”谈起前不久豪掷3.77亿人民币买下的梵高油画《静物,插满雏菊和罂粟花的花瓶》,以及其后各方人士的噪杂议论,王中军不以为意,“有人说我是土豪,那我就是土豪,我愿意。”

从小就喜欢画画的王中军,十多年来其实一直在收藏上毫不吝悭。他坦承此前亦买过不少诸如塞尚、雷诺阿等大家的作品,只是因为价格上没有此次巨额,无人知晓而已。

鉴于中国艺术品进口关税较高的现状,有媒体帮他细算了一下,他此次拍得的梵高画作,若进入内地还需缴纳总共9000万元出头的关税和进口增值税。王中军对此表示并不担心,可以存放于他境外的家中,但他也强调未来希望能将他收藏的一些画作等艺术品,免费给国内一些美术馆做陈列展出,让更多的人欣赏得到。

“我一直就觉着自己是个挺艺术的人”,2012年,王中军重拾画笔,并表示会将两年内绘画所得全部义卖,义卖款已在全国各地建起27家零钱电影院。他透露说身边很多朋友都购买了他的画作,包括马云、黄晓明、胡海泉等等,“公益是一方面,基础是我画的还不赖。”

王中军认为自己从华谊创立,他也在中国商海和娱乐圈浮沉20年,现在也敢于自我评价说自己“人缘好,总体性格是适合交朋友的人”,包括此次“三马”联手参与华谊的定增,能够集齐这几家投资人,不管钱多钱少,本身就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

那从内心来讲,更愿意做一个企业家还是画家?面对这个问题,王中军表示这是无法选择的,“如果靠画画儿能够一年赚两个亿,是个世界级画家,那我肯定愿意做个画家。”

身为企业家的王中军,其实也不是那种拼命三郎。他坦承一年去办公室也就不过五六次,在信息工具如此发达的当下,他可以在随处开会。

关于他和弟弟王中磊在华谊内部的分工,有无矛盾,一向也是媒体最爱八卦的问题。王中军介绍说,他们家庭从小就超级和睦,小他十岁的中磊会有顺从大哥的意愿,但也“绝不会一辈子都顺着你”。现在公司大的战略层面是他在负责,王中磊更多是运营层面,二人之间大的矛盾冲突没有,但在一些业务上有不同意见也是正常的,比如某部戏的制作是不是大了,成本是不是有问题等,但“现在拍电影基本是我弟弟定”。

与弟弟王中磊带着儿子参加综艺节目,差不多算半个娱乐明星不同,王中军甚少参与类似活动。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的翌日,恰是华谊兄弟出品的2014贺岁开篇爱情喜剧《撒娇女人最好命》在京举行首映礼,因王中磊碰巧在外出差,王中军才不得不到场助阵,而此类活动一般都是王中磊出席。

“我觉得玩儿应该算是一个人的美德。”王中军回忆起他早年间在美国留学打工的时候,自驾车旅游,三天只吃了一份肯德基,同样感觉其乐无穷。他认为,当一个人具备了一定的财富以后,肯定会对更多的事物有兴趣,“如果人天天的工作,我觉得也没什么意思”。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1-24 00:3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