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总裁柳青: 讲好讲坏爱谁谁,这是创业第一课

滴滴总裁柳青: 讲好讲坏爱谁谁,这是创业第一课

本期思维方式,节选自滴滴快的总裁柳青今年 5 月 20 日在“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上的演讲。

非常感谢阿里巴巴,感谢马总邀请我到今天这个活动,见到这么多有活力、年轻、美丽的女士们,而且刚才听到你们问杰西卡的问题,我觉得都非常好,真正是在商业里做过的女性才会问出的问题 。阿里在对提倡女性创业这件事上做了很多工作。创业维艰,这本书不知大家有没看过,女性创业更难 。

过去一年,我加入滴滴差不多有一年时间,滴滴和快的合并了,滴滴和快的陆续推出很多业务,我们原来叫打车软件,现在不光是打出租车,还打专车,马上要打公交车,还要做公共交通,我们现在也在打直升机,所以很多人说:你们已经从单元业务完全变成一个多元业务。同时很多投资人给我们估值说 100 亿美金以上了,我朋友跑来问我,你们是不是可以收关坐等 IPO 了?是这样吗?不是。

今天我的心情,我们整个团队心情,可能是危机感最强烈的时候。我不知道大家有多少是自己做企业的,如果自己做企业的人一定会特别有感受 ,像我们现在感觉和我们要做的事相比,我们太渺小了,危机感来自我们本来是轻量级拳击手,一下子变成重量级拳击手,感受就是“速度与激情”,所以我很感谢大会派给我题目,我很老实地准备了 PPT。

第一个感受:找到信念,放下自我

这是我做滴滴快的第一个感觉,当时滴滴和快的还没合并,去年时第一个月非常煎熬,主要来自心理压力很大 。为什么压力很大呢?

有两个原因。一是很多我朋友,其实都是很关心我的人,很替我担忧,因为滴滴和快的两家烧钱,全中国互联网史上创了奇迹,某一家烧了 3000 万美金一天,而且基本是照这个速度烧下去,政策上各种不确定,这就不细说了。

还有整个团队,也才是一个两年半到三年的团队,这是挑战的地方。还有一个很重要挑战,就是我 12 年在高盛工作,毕业后就到高盛,一路做起来顺风顺水,组织很喜欢我我也很喜欢组织,在这个环境里成长起来,没有去打拼过,也不知外面世界怎么样,我做的也是传统企业,对养牛比 O2O 更懂。

所以我自己也有很大压力,我更大压力是我加入公司一个月后,发现这个味道有点不对 。

因为去年这个时候,现在有流行一个词叫“女神”,只要是某个企业女高管,都被统称为女神。当然“彭蕾”是实至名归的女神,我刚刚去时被称为女神,我非常忐忑。尤其是当我排队上洗手间时,突然间有很年轻女孩过来跟我握手,说女神姐姐,我能跟你照张相吗?因为我们公司平均年龄是 26 岁,很多女孩子是 92 年、93 年的。

还有我跟程维吃完饭,在北京一个叫“上帝”的地方,到了五层,突然门口黑压压一群人,因为我们是做服务行业,自己觉得除了做互联网还是做服务行业,除了服务乘客还服务司机,服务司机不好的话会有很多人找我们。所以程维说你先避一避,我去挡一下,然后回来了,说虚惊一场,他们是来找你合影的。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09-24 09:3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