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的自信并非源自“回炉

职业教育的自信并非源自“回炉

日前,《中国青年报》刊载《人大本科毕业“回炉”读高职,图啥》一文,正当职业教育界对名校毕业生乔东回炉学技术津津乐道时,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2006级本科同学会提出质疑,表示并无此人,随后中青报公开致歉,声称乔东是进修生,一时间,在网络上引发舆论漩涡。

近年来,每当有大学本科生毕业后回炉到高职院校学技术,一经媒体报道,就会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职业院校也乐于将其视为引以为傲的资本,以至于社会上形成一种假象——职业教育比普通高等教育更有吸引力。这次如出一辙,若不是该生身份惹争议,人大校友吐槽,相信公众特别是职业教育界又会将其作为“职业院校受追捧”的有力论据和典型案例。由此,一个问题值得我们深思,职业教育的自信究竟源于何处?

职业教育并非 “二等教育”


长期以来,由于社会评价机制的偏差,人们往往将学历、职称、文凭作为评价人才、选拔干部、确定待遇的依据,许多人抱着陈旧的求学观、择业观、人才观,对技能型人才和职业技术教育心存偏见,对白领工作和学位帽趋之若鹜。但凡子女进入重点高中考取重点大学,则喜气临门;如若考不上名牌高校,只能读职校,学得一二技术,似乎就“见人矮三分”,在此氛围下,职业教育沦为“二等公民”的尴尬境地。

在当下的教育环境中,一方面,普高招生异常火爆而高校毕业生就业十分困难;另一方面,中等职业教育和高职就业形势非常看好而招生却十分困难,两者形成强烈的反差、极大的讽刺。

其实,能把火箭送上天的是人才,能让房顶不漏水的也是人才。经济对人才的需求犹如金字塔,发达国家人才需求结构比例一般为,拔尖人才占5%,研发人才占30%,技术技能型人才占65%。就读职业院校,有利于充分发掘不同个体的特长,实现“人尽其才、各展其长”,学生一样大有可为。

职业教育曾培养出“当代工人的杰出代表”许振超、“工人发明家”代旭升、“专家型技术工人”窦铁成、“机电大王”杨杰等一大批技术大师和领军人物。“骏马能历险,耕田不如牛;坚车能载重,渡河不如舟”。

从价值取向上来看,不管是清华、北大、人大等名校培养的学术型人才,还是三本院校、高职培养的应用技术型人才,二者没有高下之分,都是为社会作贡献,正如北大党委书记朱善璐所言,高水平人才评价的标准应该是他的品德和能力,“北大的学生只要他卖猪肉卖得最好,修鞋修得最好,种地种得最好,工人当得最好,那一样是北大的骄傲。”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1-23 02: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