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途”还是前途,博士生能走多远?

“钱途”还是前途,博士生能走多远?(大公网教育频道)

著名天体物理学家张双南,31岁便在《自然》杂志发表论文,在科研新手们眼中,他是“通关满级的大神”。常有素不相识的学生给他发邮件求教,但这次的邮件与以往的不同,正文短短两段中就汇集了7个问号,问题一个接一个向他抛来。发信人是一位“外地就读的博士研究生”,他问道:“我们为什么做科研?继续科研还是养家煳口?”张双南给年轻的博士生回信:不要让社会的看法改变你。(新华网8月6日)

我们为什么做科研?科研的目的是发表文章?这些问题并不新鲜。在汇集了科学界众多学者、学生的科学网博客上,早有不少关于博士出路的讨论,如《博士生,你为什么要读博?》《我为什么后悔读博士》《我是如何劝人不要上博士的》等,几乎每一篇博文的作者都对博士的未来忧心忡忡。

“不愿”做科研的尴尬

科技的发展和国家的发展密不可分。相对于科技的发展而言,在国际化的竞争中人才永远是第一位的。“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的科研人才?”钱学森之问历来是社会关注的焦点。

根据“中国博士质量分析”课题组2010年公布的调查数据,在从1995年到2008年的博士毕业生中,只有刚过半数的人继续从事科研和教学工作。去年,英国《自然》出版集团发布了衡量各国论文产出情况的自然指数(Nature Index),评价中国是高质量科研产出的全球领先国家,仅次于美国,位列第二。这样的好评却受到了许多国内科研工作者的质疑。有关数据还表明,从2006年开始,选择高校、科研院所的毕业生比例降低,选择进入国家机关、各类企事业单位的博士越来越多。

博士对做科研的迷惑,折射出体制的弊端。目前科研项目评估体系都或多或少地反映出评估者的功利性,如为了降低科研项目的风险,要求被评估者提出项目的详细研究计划、完善的技术路线等,而且被评估的项目要得到大多数评审专家的认可;在研究工作尚未开展时,即在科研项目的论证报告中就要求研究者提出预期多少成果、达到什么水平、产生何种效益的研究目标。可以说,是浮躁让中国学术界走到当前这样一个既热闹又迷惘、既现代又落后的虚华时代。

有人说:“热议背后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高校研究生给导师‘打工’、‘当苦力’已成常态。学生们私下称导师为‘老板’,不仅因为他们决定着学生们每月的收入补贴,更因为他们掌握着学生前途命运的‘生杀大权’。”

我们为什么要读研究生?读研究生,究竟要读什么?毕业后,又能做什么?高校怎样培养人格健全、适合社会需要的人才?高校专业设置怎样与社会需求相结合?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1-22 09:4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