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海森:物质享受没有带给我真正的快乐

87年出生的黎海森,曾是一名学霸,本科拿到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全额奖学金,前往新加坡留学,学习电子工程。焊了几年电路板的他,毕业后并不是不喜欢自己的专业,但也还是随大流,像多数新加坡年轻人那样,从事了最有前途也最有“钱途”的金融业,摇身一变,从电子工程师成了金融人士。

87年出生的黎海森,曾是一名学霸,本科拿到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全额奖学金,前往新加坡留学,学习电子工程。焊了几年电路板的他,毕业后并不是不喜欢自己的专业,但也还是随大流,像多数新加坡年轻人那样,从事了最有前途也最有“钱途”的金融业,摇身一变,从电子工程师成了金融人士。几年前,刚毕业年薪就超过三十万的他曾一度沉迷,“我记得当时领到第一份工资,马上就去买苹果电脑、IPAD、MP3、手机,一下就全买了,然后去星巴克摆上一桌,非常得意。”当年被物欲裹挟的黎海森整日应酬饭局,夜夜笙歌,他自觉“有种步入了上流社会的感觉。”回想幼年时的困窘,现在的黎海森已经凭借自己的努力过上了从未有过的富足生活。在新加坡工作时,他努力扩展交际圈子,夜夜笙歌,领到钱就大肆消费,购置家具。家里被布置得精致而奢华,每天下班回家后,他扭开音响,拥着羊毛毯入眠;去银行刷卡,他看着屏幕上跳出来的数字,有瞬间的快感。这样的生活给过他安全感和满足感。
然而,奢华的物质享受并没有带给他真正的快乐,一年后,海森发现,自己的生活虽然物质富足但却精神缺失,甚至普通的刺激已不能使他满足,逐渐失去了本心的快乐。回想19岁那年的夏天,海森在阿拉斯加打工旅行,独自穿越无人森林时内心的寂静与欢喜;回想自己徒步穿过墨脱、雨崩、稻城亚丁,一个人走过尼泊尔的珠峰环线时的感动。他说“有一天我照镜子,看着我自己的脸,我突然就对自己说,我怎么开始讨厌你呀!你现在就像一个城市里面的傀儡,非常光鲜,但是把你剥开来,你有心脏吗?”逐渐地,海森卖掉家具,退出交际,有时间的话会读书或者冥想。在一种表象的清贫里,他在慢慢寻找一些东西。又过了一年,海森向老板递上辞呈,称要去美国进修,实际他是要去印度做义工。
在加尔各答的仁爱之家,为临终病人服务。他在博客里写道:“脱下衬衣和领带,卸下优越感和骄傲,在嘈杂的加尔各答寻找内心的平静。洗衣,拖地,喂饭,成了我的工作和生活。”他想用一年的时间从印度走到非洲,他说这次出来是为了“履行责任”,去找到那样一种意义,他想到不同的地方去帮助别人。
除了印度,辞职后的海森去了肯尼亚、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朗等贫穷、战乱的国家,在物质极度贫乏的肯尼亚贫民窟,黎海森不仅为非洲孩子支教做志愿者,还发动国内的朋友筹款,帮助当地人盖学校。在印度的福利院,他为临终老人喂饭,扫地,做按摩,在粪水里洗衣服,这段经历对黎海森触动特别大,他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我感觉我跟这个世界连通了,我看到了这个世界是一面玻璃墙,你在这个玻璃墙里面看到的所有人都是你自己的影子。所以只要你向外付出爱,这个爱它就会汩汩地流回到你心里面。”在贫穷国家做义工的经历让黎海森豁然开朗,重新找回了迷失的自己。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09-27 03:57:33